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千葉小說 > 玄幻 > 沉香如屑:我給帝君當寵物 > 第49章 妙法閣失竊!誰是盜鼎之人

妙法閣,法器眾多,

燁青環顧四周:“伏玄鼎在哪?”

“燁青,怎麼是你?”芷昔在外聽到屋內動靜便進來檢視,冇想到燁青正四處翻找放法器的櫃子。

“你知不知道私盜法器是要上天刑台受刑的?今日若不是我當值,你就釀下大錯?你是顏淡的朋友,又多次在螢燈麵前替我出頭,我不告發你,快些走吧!”芷昔轉過身,假裝冇看到燁青,擺手讓她走。

“我不走,不拿到伏玄鼎我是不會離開的,芷昔若是你念在情分上,求你幫幫我,用完後我立馬歸還不會讓牽連此事的。”燁青跪倒在地,拉住芷昔的衣襟哀求道。

“快起來,燁青。”芷昔忙攙扶起燁青,在她印象裡,燁青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更不會求人辦事。“你要伏玄鼎做什麼?”

“救人。”看到芷昔態度有所緩和,燁青從地上爬起來。

能讓燁青如此這樣的,難道是應淵帝君?可是他不是下界雲遊去了?

“救什麼人需要伏玄鼎?”芷昔追問道。

“芷昔,那我就告訴你,此事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我用伏玄鼎是救應淵,仙魔大戰後,他並未下界雲遊,身中無妄之火的他,藏於地崖,日日受火毒噬心之痛。”燁青一五一十的將在地崖的事情告訴芷昔。

“原來是這樣。那你在地崖與帝君相處,他聽不出是你嗎?”

“我施了法,變了聲,他自然聽不出來,也認不出來。芷昔,時間緊迫,應淵君隨時會毒發身亡,你快些將鼎找出給我,讓我去救他。”

聽完燁青的闡述,芷昔微微斂眸思忖:當年若不是帝君出手相救,她怕是與顏淡要死在魔族人的刀下,如果現在拿伏玄鼎給燁青,她不僅還了帝君的救命之恩,日後詢問起來,對她仙途也有所幫助,還讓燁青欠下了人情債,隻是她聽聞四葉菡萏之心可解無妄之火,怎麼冇聽說燁青也可以解?

芷昔起身,在眾多放法器的櫃子裡,將伏玄鼎取出交給燁青:“拿去吧!”

燁青欣喜接過,告彆芷昔,離開。

而兩人所行之事事,皆被藏在暗處的螢燈看在眼裡,尤其聽到燁青與應淵在地崖孤男寡女獨處之時,眼底血紅,心裡除了咒罵燁青千百遍,她更恨碧燈自作聰明的把戲,

在外界都認為應淵下界雲遊時,螢燈曾多次向碧燈打探,冇想到碧燈仗著現在得寵根本不理她。

若不是日日派人盯著她,發現她偷盜帝尊的東西給燁青作為把柄,還拿捏不了碧燈。

待帝君解了無妄之火,我再慢慢的好好收拾你們!想到這裡,好像一切儘在掌握的螢燈冷冷一笑。

地崖,阿紫按照燁青的吩咐,在沉香爐放了安眠散。

為了防止阿紫臨時變卦,燁青將阿紫暫時收回紫翎鞭中,待一切做好後,她開始施法。

隻見她眉頭擰在一起,脖頸間青筋凸起,身上冷汗打濕衣裙。

“噗……”燁青一口鮮血吐出。

半顆金燦的內丹落於掌中。

她抹去嘴角的鮮血,勉強擠出一絲笑意,用最後的力氣將內丹放於伏玄鼎。

【我係統六六怎麼這麼命苦,碰到你這個討債的,吃香的喝辣的時候,不見你喚我,隻要你命懸一線,你的禁咒就將我放出來,護主!嗚嗚……】

係統老六獨特的機械哭聲,讓燁青苦笑一聲。

【哭喪還早呢!我這不是還冇死嗎!】

燁青在精神世界裡與老六對話。

【屁話,半顆內丹是是元氣所在,不及時護住心脈,你就等著嗝屁吧!】

說話間,燁青感覺渾身好像過電一般,方纔各個撕裂的器官,好像在慢慢的,一點點的修複,意識也在漸漸甦醒。

芷昔依窗看著外麵,

“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去地崖拿回伏玄鼎了,她現在身體想必虛弱,如果我此番去,待應淵帝君醒來,定會對我另眼相看的。”

想到這裡,芷昔就直奔地崖,可是剛邁出妙法閣的門,就聽到身後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你這麼急匆匆的出去,是要勾引哪個帝君?”

芷昔嚇得停住腳步,回頭看到螢燈輕蔑地看著她,她忙低頭躲過螢燈的眼神,恭恭敬敬的施禮道:“掌事,我要去淨白仙君那裡取走他昨日借走的法器。”

“你要取的法器可是伏玄鼎!”螢燈上前鉗住芷昔的下巴,好像要將其粉碎一樣。

“大膽芷昔,身為妙法閣的副掌事竟然監守自盜,偷盜法器。你當真以為可以瞞得了我?”惡狠狠的將芷昔摔在地。

“掌事息怒,芷昔盜鼎絕非私慾,而是為了救人,今日將會把法器送還,還請掌事法外開恩。”

“法外開恩,拿我的恩,去換帝君的救命之恩?就憑你們,還敢妄想承起帝君的恩情,我看,也不必去天刑台了,今日,我便在這兒,替天庭清理門戶。”

螢燈伸手,變出一件法器。

“穿心鼓。”芷昔一眼認出螢燈手中的法器,嚇得連連後退。

“今日,我護送穿心鼓回閣途中,無意間撞見芷昔仙子你偷盜法器,你為了遮掩罪行,不惜偷襲於我,逼得我隻能借用法器反擊,一不小心,竟將你的蓮心,仙靈,皆儘震碎。你說,這個故事好不好?”螢燈看著手中的穿心鼓,邪魅一笑。

“你在這裡等我,就是為了殺我?……”

還未等芷昔將話說完,螢燈就驅動穿心鼓迫不及待的向芷昔出手。

穿心鼓非同一般法器,以芷昔的法力根本抵抗不了此物,一擊之下,她就吃痛的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鮮血。

“掌事,我知道你擔心帝君會看重你以外的仙子,所以才這般對我,可是掌事,與應淵君情深義重的人,不是我,而是燁青。”

“你住口,都死到臨頭,還敢玷汙帝君的清譽。”

“我並非胡說,敢問九重天誰能讓帝君這般寵著,不僅收她做徒弟,還容忍她到處惹禍。她一早就拿著伏玄鼎去了地崖,算算時間,帝君應該快醒了。”

確實如她所說,眼下當務之急,儘快除掉的應該是燁青,如果等她的應淵醒來了,再動手殺了燁青賤人,就晚了。

螢燈收了穿心鼓,離去。

躲在遠處的碧燈待螢燈離去後,收起了玄機鏡。

“故意殺害仙侍的罪名,不知能不能讓你神形俱滅,哈哈……這個罪名我先留著,現在想讓你快些死的人,可不止我一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