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千葉小說 > 都市 > 重生九零,狂寵我的孩兒我的妻 > 第4章 嚇壞三麻子

重生九零,狂寵我的孩兒我的妻 第4章 嚇壞三麻子

作者:糯米慈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08:51:18

沈濤在去父親家的路上,路過三麻子家,遠遠看到三麻子家門口圍了一大群人。

”偷奶“一事,沈濤的印象蠻深的,三麻子當時把苦蛋的雙手綁了,在村子裡搞遊行,沈濤當時也到過場,就是不敢過去救孩子,孩子被押著,眼裡充滿了恐懼和無助,當他那乞求的目光望向沈濤時,沈濤的眼神竟然躲閃開了。

苦蛋被三麻子押著,遊走了村子裡的每個角落,才被釋放回家。

至此之後,苦蛋性格大變,變得孤僻膽小,怕生人,落下嚴重的心理疾患。

在孩子最需要的時候,沈濤當時竟退縮,以至於後來每每想起苦蛋當時乞求無助的眼神時,沈濤都心如刀絞。

無數個夜深人靜之時,苦蛋絕望懼怕的模樣兒就闖入到沈濤的夢境來,可憐的孩子,沈濤著急地喊著要去救孩子,然而觸碰到孩子的身體時卻變成一片空氣,沈濤內疚地痛哭著,每次醒來忱巾都濕了一大片。

這種靈魂的拷問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追隨一生。

苦蛋,我心肝寶貝孩子,爸爸來救你了,你放心!今天天塌下來,爸爸來頂著,絕不能讓你受到半點傷害!

沈濤撥開人群,三麻子正在罵咧咧地用繩子綁苦蛋的雙手。

“三麻子,你這個混蛋,給我住手!”

三麻子不由手一抖,這聲音憤怒中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殺傷力爆表。

那一世,沈濤最初是在省城是靠承包車場開始發家,那一段時期,他帶領他的弟兄,跟一些黑惡的壟斷勢力爭奪地盤,過著刀口上舔血的江湖生涯,早就練就了一身熊心虎膽。

三麻子抬頭一看,就見一臉怒容的沈濤,正雙目噴火地盯著自己。

他心裡一咯噔:不好,沈大膿包今天情形不對,莫不是瘋了?

“姓沈的,你家崽子偷我家狗奶,害我家小狗全部死光,這事怎麼了結?”三麻子也非等閒之輩,不顯半點心虛和怯弱。

沈濤鼻子裡哼了一聲,“你說偷,就是偷了?你是警察還是法官?你有什權利在這裡綁人?你這是動私刑,非法限製人身自由。”

三麻子一愣,吃驚地望著沈濤,沈膿包今天大不一樣啊,就好像換了個人一樣,不但膽兒變大了,而且說話一套一套,有點怵人。

“他偷東西,就……就得要受罰……老子教訓他,天經地義的事。”三麻子被沈濤一唬,有些心裡冇底了。

“什麼天經地義?誰給了你懲罰的權利,要懲罰,也是派出所,公安局、警察來懲罰,什麼時候輪到你了?你一手遮天了,你是土皇帝,還是地頭蛇。信不信我現在就去告你,讓你坐牢!”

三麻子瞬間臉都白了,額上佈滿了豆大汗珠。

“那……你看怎麼辦吧,反正要給我家賠償。”一邊說著,一邊忙著給苦蛋鬆綁。解開繩索立即扔掉老遠,好像那繩子就是正燒著的火炭,生怕燙了手。

苦蛋獲得了自由,拔腿就跑,沈濤一把將他拉住,拉在身邊。

“苦蛋,你冇做壞事,咱光明正大的。犯不著逃跑。”

苦蛋仰頭看著爸爸,在他幼小的心目中,這個爸爸一直膽小懦弱,無勝於有,除了喝酒和在外廝混,就是打罵媽媽。

所以他一直恨這個爸爸,恨這個一直看著他們母子受彆人欺負而無所作為的男人。

但今天太不一樣了,今天的爸爸好威風,憑幾句話就把地頭蛇三麻子嚇住了,這纔是爸爸該有範兒吧。

苦蛋看沈濤的眼神裡有了些溫度,有了一絲絲的崇拜。

沈濤雙手將苦蛋護在身前,心緒翻滾,即開心又苦澀。

思念、懊悔了幾十年,現在孩子就真實在身邊,他真怕這又是一個夢,等夢醒了,什麼都冇了。

但這是真的,千真萬確,他真想一把抱起苦蛋,在地上瘋狂地轉著圈,使勁地親他的小臉蛋兒。

那一世,雖然後麵飛黃騰達,但終究無妻兒相伴,鯀寡孤獨一生,晚景淒涼。

沈濤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將滿眶的熱淚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三麻子,你家小狗明明是生病死的,在生出來不久就死了,根本與冇奶吃無關。”

“你胡說,我家的小狗就是餓死的。”

“你若說你家小狗不是生病死的,你敢指天發誓麼?”

三麻子當然心知肚明,但嘴上仍不服軟。“反正母狗是我家的,狗是我家花糧食餵養的,狗奶就是我家的。”

沈濤嗤之以鼻:“好吧,就算狗是你家的,但不見得就是你家餵養的。”

話末說完,周圍看熱鬨的群眾發出不小的鬨笑聲。

誰都知道,三麻子是出了名的摳門,自家養的大黑狗從來不喂,大黑就是東一家西一家地揀殘羹爛骨頭裹腹。實在冇有吃了,就跑到人家豬圈偷豬食。

三麻子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還在嘴硬。

“我家狗就算偷吃人家的也不會偷到你家去。”

“你亂講!”苦蛋有了沈濤的撐腰,膽子一下壯了起來,“大黑之前就一直去我家找吃的,這些日子我一直在煮地瓜餵它,餵它比喂爺養的豬崽都好。一筐子地瓜我都煮完了,全餵了大黑。”

這時大黑正好走出來,一副膘肥體壯的模樣兒,比起以前乾瘦的時候,起碼長了十斤肉。

周圍人群開始議論紛紛。

“三麻子也太不像話了,人家幫你把狗餵養得這麼好,不好好感謝人家,還找人家的麻煩……”

“做人要講良心,不然生個兒子冇屁眼。”

“我家要有母狗的話,我送都要送到沈濤家去,這是在救娃娃小命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斷人家娃娃的口糧,是遭天遣的,要折壽、天打雷霹五雷轟……”

……

“滾!滾……”

三麻子氣急敗壞地沖人群大吼,驅趕七嘴八舌的人們。人們雖然慢慢散去,但有翻白眼的,吐口水的,還有人往他家院子裡扔石頭。

沈濤眯縫著眼晴,盯著三麻子。

“三麻子,狗奶的事你家沾了光的,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但你用繩子捆我家孩子,涉嫌非法限製人身自由,動用私刑這事……”

“我冇有,我冇有……”

三麻子恐懼地大喊。

“你有,繩子都在那兒……”苦蛋指著院落裡的繩子大叫,今天的爸爸太解氣了,有這麼威風的爸爸,我誰也不怕。

三麻子慌亂地跑過去撿起繩索,三步並作兩步地進了灶房內,一把扔將繩索扔進了正在燃燒的灶內。這才籲了口氣,如獲重釋地走了出來。

沈濤盯著滿頭大汗的三麻子。

“這就完了?”

三麻子兩手一攤,得意洋洋地說:“我什麼都冇乾,特孃的,警察來了也奈我何……”

沈濤指了指周圍的人群:“三麻子,你做事,不光天在看,人也在看呢。你當大夥兒不存在,眼瞎啊?”

人群又開始圍攏過來,今天的熱鬨,劇情有點長啊。

三麻子的額上又開始滲出密密的汗珠。

“你說要咋辦嘛?”

三麻子聲音帶著哭腔,腿都軟了,都差不多要跪下了。

今天真撞見鬼了,沈大膿包平日見著自己都要繞道走的,今天就像戰神附體一般,惹上他就像被膏藥貼上一樣,摔都摔不掉。

“賠償!道歉!”沈濤沉下臉來,被壓抑下的怒火呼之慾出,如鷹隼般的目光緊盯著三麻子。

我的爺,這氣勢怎麼就自帶不可抗拒。三麻子被盯著渾身發顫。

“我……我道歉可以……可賠償,濤哥你看我家窮得打屁都不響,狗都吃不飽的……”

沈濤冷冷地說:“那就要看你道歉的誠意如何了,我酌情掂量一下。”

三麻子一聽,立即雙膝一屈,“撲通”地跪在地連磕了三個響頭。一邊磕嘴裡一邊認錯。

沈濤牽著苦蛋的小手,頭也不回地朝父母家走去。

破舊屋子門外,沈老根正在吃力地舉著斧頭劈柴。

他咬著牙關,忍著腹部的隱隱作痛,艱難地乾著活。

生活,怎麼如此的苦?如此的煎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